国内一些离开老东家的汽车高管人士,近日去向进一步明朗——多数是被北汽吸入。据理财周报记者获悉,其中,8月中旬离开南汽的原南汽副总经理兼南汽名爵总经理张欣,已经接受了一份新的任命书。目前张欣已经被任命为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控股”)乘用车事业部负责人,享受副总经理待遇。

在不久前召开的北京汽车集团2009年度战略研讨会上,北汽控股董事长徐和谊调低了北汽未来3年的产销目标,将2010年的产销目标调整为150万辆、销售收入1500亿元,而北汽集团此前的产销目标是2010年要实现200万辆的产能和180万辆的销量。

从上汽到北汽,再到川汽,北上西进后,张欣选择重新回归北汽。在沉寂了一年多后,张欣终于迎来了新的机遇。

“人才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但是最近将会再有两员大将加盟北汽。”
北汽控股董事长徐和谊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而在近期,汽车界内最引人注目的两位“跳槽”高管,便是张欣和曾经先后供职于北汽福田和奇瑞汽车的李峰。如果都能够最终确定,这将是今年继汪大总、蔡速平、董海洋等重量级人物之后又一批空降或回归的北汽新高管。

记者近日了解到,几次志在必得的兼并遇阻,是北汽调整业绩目标的重要因素。同时,对于此前风传的北汽收购福汽戴姆勒公司股权一事,北汽官方对此首次进行了回应。

近日据媒体报道,北汽集团已经正式任命张欣为整车事业部本部长,主要负责管理和整合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股份”)之外的所有自主品牌整车业务。7月26日,北汽集团公关部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整车事业部已经正式成立,隶属于集团本部。

徐和谊称,“每员大将都有一大块任务”。而业内人士也分析,此次张欣所负责的乘用车事业部,与8月26日北汽控股斥巨资在湖南株洲建设的南方生产基地不无关系。

兼并屡屡受挫是主因

业内认为组建整车事业部是为了梳理北汽集团旗下资产,为北汽股份上市及日后的股价表现铺路。有消息称,北汽股份有望在2014年初登陆香港H股市场,届时北汽十年上市路或才算终于见到了曙光。

来自北汽的消息称,北汽控股投资35亿元建设的株洲新厂占地面积约53万平方米,将于2010年投产,预计年产能最终将达到20万辆,产品包括轻卡、中卡、皮卡、轻客、SUV和MPV六大品种。

据了解,此次北京汽车集团2009年度战略研讨会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讨论北汽集团未来3年的发展纲领。徐和谊提出,北汽今年要实现产销汽车113万辆、销售收入1100亿元;2010年的产销目标为150万辆、销售收入1500亿元;2011年的产销目标为200万辆、销售收入2000亿元。而北汽集团此前的产销目标是2010年要实现200万辆的产量和180万辆的销量。

统一整车业务

尽管北汽目前仍对该基地冠以“轻型商用车生产基地”之名,但是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包括SUV、MPV在内的乘用车才是未来该基地的主要生产方向。因为无独有偶,北汽福田在湖南长沙工厂已经运行8年,该厂同样以生产轻型卡车为主,2007年福田长沙厂销售整车约8万辆。

显然,几次志在必得的兼并遇阻,成为北汽调整业绩目标的一个重要因素。据报道,北汽曾先后试图收购克莱斯勒、萨博、欧宝,以及国内的昌河、长丰等,但均无果。对此,北汽内部人士也颇为无奈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克莱斯勒不走,北汽将长丰和欧宝都收入囊中,再整体收购福汽,那么此前2010年目标的达成并不是梦想,但是现实的因素却使北汽对此次3年产销目标的制订采取了更为稳妥的方式。

2008年张欣从上汽出走进入北汽,先后担任了北汽集团副总经理、北汽乘用车事业部总经理、北汽股份副总裁等职务,推进了北汽滞后的自主品牌项目。2011年5月,张欣辞去北汽职位选择西进加盟川汽。然而在川汽不到一年,2012年2月,张欣选择回归北汽。有消息称,回归之后的张欣被北汽董事长徐和谊委任为北汽通用航空业务板块的主要负责人,自此张欣一直保持低调,极少出现在公开活动中。直至近日北汽集团传来消息称组建整车事业本部,由张欣担任本部长。

有迹象表示,北汽可能在株洲基地投产自主品牌轿车。

该人士称,目前,北汽控股内部已对兼并重组一事达成了共识,认为兼并重组不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唯一途径,北汽现在着力解决的主要问题是挖掘现有企业的生产潜力。

按照北汽集团的规划,新组建的整车事业部将对除北汽股份之外、北汽集团旗下的其他整车基地进行管理和整合。

北汽内部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选择株洲,是因为株洲工业区内有较强的零部件配套体系;交通物流便利;预计未来湖南及周边省份市场对SUV、MPV和皮卡等产品的需求会很大。毫无疑问,而这些条件同样能够满足北汽发展自主品牌轿车的基本要求。

上述人士介绍,目前北汽正在积极推进支撑北汽集团3年发展纲要的十大发展项目,实现跨越式发展。同时,北汽控股集团整体上市方案也在制订与完善当中。北汽今年还将组建北京新能源汽车公司。

北京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北汽有限”)曾在2010年北汽股份成立时,作为集团层面的优质资产被整合至北汽股份,其整车生产基地位于北京顺义,主要产品为民用轻型越野车、军用轻型越野车及卡车。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北汽有限将于今年10月迁至河北黄骅,原有顺义基地将出售给北汽股份,届时北汽有限将正式脱离北汽股份,回归至北汽集团层面。

更重要的是,徐和谊已经表示,北汽首款自主品牌轿车的定型工作已基本完成,工程开发已全面展开,北汽将确保这款车于2010年正式推出。这一时间点与株洲基地的投产时间恰恰不谋而合。

北汽首次回应福汽戴姆勒项目

除去北汽股份下的顺义基地及株洲基地,北汽的整车事业部将涵盖北汽银翔、北汽广州分公司、北汽福田以及刚奠基的北汽越野车和北汽有限,该部门将成为北汽集团下与北汽股份地位相当的另一大自主业务板块。其中生产车型包括卡车、越野车、轻型客车、微型客车、威旺205等车型,但绅宝及E系列均不在此中。

无论如何,北汽发展自主品牌轿车、SUV等乘用车的计划都已是箭在弦上,天时地利的条件基本具备,而有着丰富轿车生产和营销经验的张欣又填补了“人和”的空缺。

尽管“国内汽车行业并购、整合”在北汽未来发展计划中的重要性有所降低,但在国内收购上表现活跃的北汽也并非一无所获。在采访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福汽戴姆勒项目已成为了北汽并购的首个战利品。而这也是北汽控股首次官方回应福汽戴姆勒项目的收购进展。

有北汽内部人士认为,整车业务的统一管理:“既能保证尽快上市,也能使上市后股价有比较好的表现。”

“近期北汽正在吸收一批年龄在40岁上下,同时在国内汽车界很有影响力、在不同专业很有建树的人才。”徐和谊的语气中带着兴奋。

北汽控股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北汽与福汽签署了框架性协议,收购条件正是此前所传的北汽将获得福汽戴姆勒40%的股权,福建汽车集团保留10%的股权;戴姆勒轻型汽车有限公司(由戴姆勒集团和台湾中华汽车合资组建的公司)成立的合资公司拥有50%股权。“目前双方的合作谈判非常顺利,9月份即可签约。”

急进扩张

“没有发展,想引进人才那是不可能。正是大家看到了北汽未来发展的宏伟蓝图以及在北京发展汽车这样一个好的平台和环境,才吸引大家来这里。”徐和谊说,“就像首都北京一样,北京汽车的企业文化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海纳百川的企业文化,这也是吸引大家的重要一面。”

该人士表示,虽然北汽并未掌握50%的股权,但北汽仍然掌握合资企业较大的话语权。而且根据以往经验,留给福汽10%的股权可以将企业之前的历史遗留问题的影响降到最低,这也是北汽最终同意福建汽车集团保留10%股权的重要原因。

对于不甘居于“四小”集团之首,渴望在“十二五”期间实现集团规模迈向“四大”的北汽集团来说,近年来的动作频频。收购萨博,兼并重庆、增城两大生产基地,并计划在华东地区继续兼并一处新的基地等等,北汽扩张的步伐似乎已经慢不下来了。

或许还不仅仅如此。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长春、成都,这些带有明显地域特征的汽车产业集群正在加快形成,而汽车格局的纷争也正在错综复杂地进行;地域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限制或有利条件,而企业的发展战略正在主导这一切变化的发生。

“牵手”福汽戴姆勒项目,被业界认为是一场双赢的收购。戴姆勒可以借机理顺在华合资关系,减少管理及零部件采购等成本。北汽也可以南下完善华南布局,为“大北汽”战略落下一子。

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一则最新消息则是,北汽集团欲收购美国豪华电动车品牌菲斯科,且有媒体称双方已在加紧谈判。或许是受特斯拉大红效应影响,有志于发展电动车业务的北汽将目光投向了濒临破产的菲斯科。尽管后者目前只有一款车型卡玛,而且并不像特斯拉一样拥有制造混合动力电动车的核心技术,其竞争力仅体现在外形设计上。“它的车身设计平台,或许是北汽所看重的,”有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

背景链接:

否认贴牌 北汽欲推“北京牌”

尽管前述北汽集团公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收购菲斯科一事并未听说,纯属媒体炒作,但以北汽一贯谨慎的对外态度来说,这一消息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1984年,克莱斯勒就与北京汽车集团(以下简称“北汽”)合资成立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吉普”),在北京生产Jeep品牌汽车。1998年戴姆勒与克莱斯勒合并后,克莱斯勒在华业务被逐步重组。

采取战略性调整的北汽将自主品牌的研发提高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但是由于收购欧宝失败和合资伙伴的不甚配合,本想借助收购和合资伙伴转让的形式促进自主品牌车型发展的北汽被逼走向了完全自主。

不过,发展自主品牌、兼并重组生产基地、收购新品牌,这一切都需要庞大的资金作为后盾。尽管北汽集团以销售收入333.75亿美元、利润10.74亿美元的成绩,首度入选美国《财富》杂志2013年世界500强榜单,但其利润率仅为3.2%,与其他跨国车企相比仍属偏弱。

2005年,克莱斯勒将其在北京吉普的全部股权划转于目前被称为“戴姆勒公司”和“戴姆勒东北亚有限公司”等企业的名下。股权转让后,戴姆勒公司及戴姆勒东北亚有限公司携同北汽追加了对北京吉普的资本投入,并将合资企业重新命名为BBDC。

按照规划,2010年底北汽控股将推出自主品牌轿车,而上述北汽内部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北京牌轿车这一自主品牌的推出时间不会推迟,它将是一款完全自主的车型。并非外界所传言的在克莱斯勒铂锐的基础上进行开发。”

上市进而募集更多资金自然成为了北汽谋求更大更强的必经之路。

克莱斯勒与BBDC签署了技术许可协议,许可BBDC在中国生产并销售克莱斯勒品牌产品。北汽与戴姆勒相关单位在BBDC中各占50%的股权,该股权关系自2005年起一直延续至今。

对于北京牌轿车的生产基地选址,北汽相关负责人意味深长地说:“我们会认真考虑‘北京牌’这个品牌的纯正性和品牌价值。”因此,第一辆北京牌轿车或将从BBDC(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的工厂中下线。

崎岖上市路

而对于此前北汽已经开始研发自主品牌商标微车,秘密打造微车基地的传闻,上述北汽人士表示,对于是否要生产“小面”,北汽集团内部尚存争议。虽然今年微车市场高速增长确实给部分车企带来了高额利润,但是北汽的目标是打造“北京牌”中高级轿车,挂上“北京牌”的微车也许会对后续产品的品牌形象产生一定影响。

事实上,与其他业已上市的国内汽车集团相比,北汽的上市之路可谓坎坷。

早在2003年,徐和谊尚未就任北汽集团董事长时,北汽便已产生了整体上市的想法。但那时北汽负债沉重,股权结构不明晰,而北京现代成立未足一年,优质资产不足,实现整体上市的条件远未够成熟,因此上市计划一度停滞。

自2006年上任后,徐和谊便一直致力于推动北汽的整体上市。2007年北京市国资委甚至部署当年要完成包括北京汽车工业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汽控股”,2010年改名为“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北汽集团”)在内的两家大型一级企业的上市,但随后的金融危机又使该计划再度搁浅。

2008年,北汽将整车资产整体上市方案递交证交会审批,但迟迟没有下文。

2010年,北汽决定放弃整体上市,采用“一分为四”的上市计划,主要为乘用车资产的北汽股份最为看好,但因为其盈利来源大半来自中方占50%股比的合资公司北京现代,且这一部分的利润在财务范畴内属于“投资收益”而非“主营业务”,违背了证监会“上市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不能是投资收益”的要求,因此北汽股份唯有选择“先H股后A股”的方式“曲线救国”。

在2010年北汽股份初成立之时,北京奔驰的中方资产未在当年注入。而随着近年来与竞争对手奥迪、宝马的差距逐渐拉大,奔驰对在中国开展融资表现得积极起来。今年2月,北汽集团与戴姆勒公司签署了一系列重大股权协议,其中包括北汽集团对北京奔驰控股51%,戴姆勒持有北汽股份12%的股权。

经此股权变更,如果审批顺利,北汽将得以将北京奔驰的丰厚收益纳入北汽股份财务报表的主营业务中,对投资者来说吸引力大增,毕竟北汽的自主品牌目前利润度无法与两家合资公司相比。

那么,北汽整车事业部的成立,以吸纳北汽股份之外的其他利润较低的整车公司,也就不难理解了。

“北汽股份明年上半年将完成H股上市。”有北汽集团高层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A股的话,那是以后的事了,一步步看吧。”前述公关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相关文章